石家庄二中官方微博 石家庄二中南校区 石家庄二中西校区 石门校区 石家庄二中校友录 家校在线 石家庄二中心欣家园
石家庄二中 微博
山水在心 情在画中|采访邯郸籍山水画家贾晓刚
作者:刘圆圆 来源:邯郸晚报 录入:刘宁
发布时间:2017-10-26 10:32:56 点击次数:404

贾晓刚笔下的山水画,小品抒发着幽雅恬淡,大幅创作书写着气度不凡。画作中,小桥流水间渗透着诗意,群山大川间彰显着巍峨的气魄。

他处在纷繁的尘嚣中,却区别于同龄的青年浑浑噩噩地耽于玩乐,而能够安守自己的一方心田,埋头于书案,师法传统,临摹一幅幅古画,秉承自己的信仰,坐在山风习习的山川之间,面对群山,师法自然。

贾晓刚来自赵国古都邯郸,深厚的文化底蕴孕育出这位青年山水画家。

▲爱好始于天性

贾晓刚1987年出生于邯郸,自小他就喜欢画画,他说也许这源于天性。“冥冥之中就是喜欢画画,却不知为何,从小我就喜欢看小人书上的插图,印象最深的就是《封神演义》中栩栩如生的神话人物,或许就是这本书,打开了我走向绘画之路的大门。”

2000年上初中以后,贾晓刚才接触到专业绘画,学校美术兴趣小组让他认识了专业绘画是什么样子,画板、素描笔、石膏像、调色板等绘画工具,还有美术老师那张十分逼真的素描石膏像,都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“尤其那张素描像,让我眼前一亮,原来画可以画的如此逼真!对绘画的认识和喜爱更是无法用语言表达,似乎从那时起我就下决心要学习画画,这成了我人生最大的梦想。”

从那一刻起,贾晓刚踏上飞往梦想的路上,纵然路上荆棘丛生、坎坷崎岖,他却坚定如初。

2003年,他考上高中,绘画的兴趣逐渐高涨,他的文化课成绩非常好,但他毅然决定当艺术生学画画。“当时班主任给我做工作说我文化课挺好的,学美术有点可惜,而且报考艺术院校会很花钱……我纠结了很长时间,最终渴望学画的愿望使我走上了艺术之路。”贾晓刚说。

2007年,他以优异成绩考上了东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中国画系。四年毕业之际,因品学兼优,更以年级第一的骄人成绩保送上研究生。

▲情系山水画

看过贾晓刚的山水画作,画面布局的严谨、考究,疏密得当;设色雅致、明快,干湿相宜;笔法娴熟,线条流畅、运笔有力。你自会在他的画中看到实与虚的交叠,远与近的衔接,刚与柔的际会,黑与白的和谐。

“记得小时候第一次见到毛笔,就新奇的不得了,拿着毛笔左看看右看看猜想它为什么能画出这么漂亮的画,写出那么好看的字,感觉很神奇。”贾晓刚说,谈起为何学中国山水画,对此他有着无法言喻的兴趣。

但贾晓刚不仅仅把作画当成兴趣爱好,而是当成事业去追求。这是一件非常艰难的事情,需要耐得住寂寞,经受得起一次次的失败。但当他一次次战胜困难站在那胜利山顶时,一种成就感涌上心头。

贾晓刚在绘画的世界里不停的锤炼和摸索中,其作品频频传来喜报,《萧萧黄叶落无声》获中俄大学生美术作品展优秀奖(最高奖);《青山幽居》获吉林省小幅画展优秀奖(最高奖);《山高水清》入选第二届全国群众文化美术书法大展;《性本爱丘山》入选第七届全国中青年艺术家推荐展;《故乡的黄昏》入选首届吉祥草原、丹青鹿城——全国中国画展;《西坡残雪》入选长白山画派教研成果高校巡展;《烟云清泉》入选首届中国画双年展……

能有如此成就,贾晓刚最想感谢的就是他的导师张建华。张建华老师是东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学术委员会主任、教授、硕士研究生导师,著名山水画家。“跟随张老师不仅学习山水画,也学习做人。那时,我们经常外出写生,在大山里一待就是一个月,老师与我们同吃同住,他用言行教育我们如何作画,如何做人。大学毕业后,我在绘画中有困惑时还时常打电话请教张老师。”

▲ 不求风格求进取

贾晓刚认为,“青年画家不必过早结壳,要带着研究的态度创作。要敢于尝试各种技法,各家各派都可以学习,厚积才能薄发。”贾晓刚说:“你临摹过古代哪个名家,关注过哪门姊妹艺术,在你的画中或多或少都会有所体现。还要经常到大自然中画画真山真水,从大自然中寻求美的形式和语言的过程。但千万不能画哪里都一个样子,那就没有跋山涉水的必要了。”为此,他每年都会安排时间到不同地域写生,写生之前深入观察、善于发现,到处走走看看,和当地人沟通交流,感受当地的风土人情。“写生的时候要尽最大努力把观察到的、感受到的、打动你的地方虔诚的表达出来。”
风格与个人的性格修养都有关系,是一个画家综合能力的集中体现。“我曾尝试创作积墨、焦墨、浅绛及青绿山水,工笔写意都曾涉猎。但是不论面貌如何变化,熟悉我画的人还是能轻易认出我的作品,画中这些内在的共性的东西就是你自己的风格。风格不是刻意而为之,而是自然的流露。”

▲ 不做随波逐流的人

贾晓刚认为艺术家一定要有自己独特的艺术见解,既不能一味的迎合市场,画一些媚俗的作品来取悦消费者;又不要盲目的崇古,认为古人的观点都是好的。

元代以后,水墨山水一直是山水画的主流,笔墨在山水画中得到了很好的发展,技法近乎完备,而色彩的运用和发展长期以来一直被贬低、被排斥,着色艳丽的青绿山水、金碧山水被斥为院体画。中国山水画最早是以青绿重彩的形式出现的,也曾在山水画发展史上占据主导地位。但是由于青绿设色的工具材料相对复杂、作画程序相对繁琐,再加上儒释道的哲学思想影响,追求淡雅、清净的水墨山水成为主流。颜色的使用只是用来补墨之不足,是无足轻重、可有可无的。即使是淡着色的浅绛山水,也要在色不碍墨的前提下进行。这是特定的历史背景使文人们在思想上接受的客观需要,并不是绘画本身发展的必然结果。

“当代中国画发展必须要抛开历史上文人们对色彩的种种偏见,在山水画原有的水墨基础之上,对色彩进行新的研究和探索,重建当代设色山水画的风貌,为古老的山水画注入新的生机,使中国山水画向着更加多元的方向发展。”

中国悠久历史文化滋养下的山水画,以山为德、水为性的内在修为意识,咫尺天涯的视错觉意识,一直成为山水画演绎的中轴主线。“从山水画中,可以集中体味中国画的意境、格调、气韵和色调。再没有那一个画科能像山水画那样能寄托国人以更多的情感,山水画便是民族的底蕴、古典的底气、人的性情,作为后人我们更应传承和开拓创新。”贾晓刚以赤子般的情怀虔诚地打量着面对的自然山川,静听着耳畔与千百年前几乎无异的风声鸟鸣,感叹中国文化最后的落脚点正是在这莽莽苍苍、山重水复的神州大地。


分享: